2010年7月31日星期六

思维游戏——《帕洛马尔》读后

正如《命运交叉的城堡》和《宇宙奇趣》,这本书也被我归入我所不喜欢的卡尔维诺的作品之中。用游戏来命名或者有些苛刻,但我也找不到更准确的词来形容,或者可以在“游戏”之前加一个“复杂”作为定语,但却仍然还是“游戏”,而其复杂性却又没有达到让我非要加上“复杂”作为定语的程度,所以还是以游戏称之。

难道是因为时代的缘故,但是对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来说,里面所涉及的概念和思想都不能说是新颖,对于孤独、对于物化、对于时间和空间、对于历史、对于自我、对于现代性……我不能从这些思维游戏中看到可以称之为启示的东西,或许卡尔维诺也深知这一点,因此他将此书命名为《帕洛马尔》而不是《卡尔维诺》,然而遗憾的是他并没有就这一点深入下去,而只是在一个关于“死亡”的思维游戏结束之后就结束了。

回到我自己,让我惊讶的是不知何时对于我而言静态的观察与思索已经是一件奢侈的事,一面是对于“快”的渴望,一面是无止境的拖延,这令我对帕洛马尔感到冷漠,我不能满足于他的乐趣,这或许也是我不喜欢卡尔维诺这本书的原因。

不能满足于无所指的乐趣,这是我的优点,还是我的缺点?

2010年7月24日星期六

买房

本来一直计划是到年底才买房的,不过因为上个月爸爸妈妈来了,有空了,我跟神仙就到处去看房,看了几处,翡翠琉璃、欣苑名家、慕合南道、圣菲·蔚蓝海等等,到最后还是觉得卓锦城五期比较适合我们,价钱不算高,五千多,配套还可以,有锦江区的户口,有小学有幼儿园有菜市场有商场,环境不错靠近三圣乡,最重要的是醍醐和唐婧住在哪里都觉得还不错,所以今天就去交了两万的定金,定了一号楼一单元三零三房。

之前已经跑了几次了,感觉他们那个销售代表还比较专业懂行,最糟的销售代表是欣苑名家的,一边跟我们说话一边玩手机,虽然长得还不错,不过还真不敢把买房的事情交到这种人手上,户型什么的都看得很熟了,楼层也反复考虑,到昨天下午,又跑去看了一次,复印了身份证准备好,昨晚上那个销售代表小张又打电话来说已经有人在排队了,要我们明天一早五点多就要过去,要不不一定能买到。虽然怀疑是不是真有那么夸张,但也不敢怠慢,晚上把手机调到五点十分叫醒,睡前神仙又在床上反复权衡各种户型楼层的得失利弊,夜里我做的梦也全跟买房有关。最后我们两个是五点半出发,神仙说很久没有这么早出门了,要以前读书的时候才会这样早起床出去。我们带了两盒王老吉,六支夹心饼当早餐,到售楼处时大概是六点二十不到,外面已经聚了大约一百人,应该不少是昨夜就来排的,我们排到九十一号,正好到我们这里就没有塑料凳坐了,只好站着。后面人还在源源不断地来,我估计最后排的号要排到差不多两百,一直到十点多我们准备进售楼处买房的时候,还有人跑过来问在哪里排号。

我们刚到就有不少人到保安那里要求改名字和身份证号,一开始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明白应该是买的号或者是请人来排号现在在改的,我前面一男的就是帮朋友来排的号,三十出头,他朋友过来,也是三十多,他摸着他朋友鼓起的小肚子,如果不是后来他朋友的女朋友来了,我简直要以为他们是GAY。卖一个号估计少说也要几百块,据说前十位的号已经卖到三千块,在售楼处外面喂一晚上蚊子赚三千块自然是回得过的,神仙说比做妓女赚得还多。

排队的时候,忽然想到《西京杂记》的注里提到《风俗通》所说的甘谷,也是世外桃源一类,那里的人都喝菊花水,因此长寿的有一百二三十岁,活到七八十都算夭折。

但是又想甘谷里面,说到房子问题,除非房子多到可以随便让人住,否则的话,喝菊花酒养生的人,跟我们这些俗人,也难有区别,都是要通宵排队以拿到一个好号的吧。



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重读《猎风》

  中国的传统,对商人是鄙视的,汉武帝征发天下“七科適 ”以征大宛,这“七科適”是:犯了罪的官吏、杀人犯、入赘的女婿、在籍商人、曾做过商人的人、父母做过商人的人、祖父母做过商人的人,除了前面三种,后面四种都与商人有关。中国的文人里面,第一个称赞商人的大约是司马迁,他在《史记·货殖列传》中给商人立传,将商人与“农、工、虞”并举,并称“商不出则三宝绝”,但他是中国文人的异数。对商人大规模称赞的开始大约要到明朝,明朝商业发达,有很多文人因为科举无望,转而经商,因此对商人的态度渐渐改变,但是在这些文人的心目中,好商人的概念与我们现在的观点不同,在他们看来,好的商人首先要讲诚信,知礼义廉耻,总之就是要向文人的道德靠拢。一直到现在,这样的道德观还是占据社会的主流。但是西方对商人的态度是不同的,哥伦布环游地球,发现新大陆,是因为有商业利益在里面,西方的商人首重冒险之精神和勇于进取之气魄,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商人做生意,并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且钱也绝不应该成为商人的最终目的,也唯有在这样的传统之下,才能产生出比尔·盖茨。
  《猎风》(又名《刹那公子》)这篇小说,刚在清韵贴出时就已经读过,当时只觉雄奇,现在重读,却觉悲凉,因为这几年来的事情,是很有些让人感到失望的。中国的商人总是被压在下层,他们的财产随时有可能被剥夺,每一个商人,稍微聚集了一点钱财,首先想到的就是要移民,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产生出像这小说里的公子忽那样的人物来,现实与小说的差距竟有如此之大,难免让人嘘唏不已。

2010年7月19日星期一

汉武帝与荔枝


  汉武帝第一次品尝到荔枝,大约是在建元元年,那一年他刚刚登基为皇帝,南越王赵佗献上贡品,据葛洪的《西京杂记》,这贡品是两样,一样是鲛鱼,就是鲨鱼,另一样则是荔枝。很难判断送到汉武帝宫中的荔枝是否仍旧新鲜,因为一直到唐朝,从岭南通过邮传运送荔枝到长安去,仍然是一件困难的事,所以虽然杨玉环喜食荔枝,而岭南的荔枝又比四川的味美,但唐玄宗仍然只能选择让四川涪州进贡荔枝,因为涪州距离长安比岭南要近一半。但是估计赵佗所进贡的荔枝也不会是腌渍或者晒干后的,因为当时还没有进贡荔枝的先例,而通过腌渍或日晒来保存荔枝,应该是因为进贡的需要而逐渐发展出来的方法。总之赵佗为了讨好汉武帝必定是花了大本钱,鲨鱼还可以通过水箱慢慢地运去,而荔枝对保存的要求非常之高,而能保存的时间又非常之短(白居易《荔枝图序》: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色香味尽去矣),因此赵佗必定是派出了大批的人马,一站一站地将荔枝接力运到长安去的。汉武帝得到这两样贡品,龙颜大悦,用葡萄和彩锦来答谢赵佗。

  汉武帝对荔枝的兴趣明显要大于对鲨鱼的兴趣,这一方面自然是因为荔枝味美,另一方面或许也跟《列仙传》“有食其华实为荔枝仙人”的记载有关,——众所周知汉武帝对求仙一直都是锲而不舍的。因此他不仅下令岭南继续进贡荔枝,而且还在上林苑建起了荔枝培育基地,这已经是元鼎六年(前111年)的事了,这一年大汉帝国的军队击破南越,为了庆祝这次胜利汉武帝在上林苑建起了扶荔宫,把许多从岭南带回的植物都种在宫内,这其中就包括百余株荔枝,但荔枝畏寒,尤其是初生的荔枝,头五六年内,即便是在南方,到了冬天都要覆上干草以避霜霰,这样的植物在长安城自然无法成活,但汉武帝仍然坚持着不断种植,希望能够像培育葡萄和苜蓿一样在长安城培育出荔枝,或许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种活了一株,虽然这株荔枝既不能开花,更不能结果,但是相对而言毕竟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但是这株荔枝后来竟然也枯萎而死了,汉武帝大怒,便把负责种植荔枝的几十个守吏都杀了,而汉武帝终于也死了心,没有继续把荔枝种下去。而进贡荔枝的事情却是每年都一直要做的,直到东汉安帝时,才有一位官员(临武县长)名叫唐羌的,因为不忍看“邮传者疲毙于道”而上书一封,终于是把进贡荔枝的事情停止了。
  到唐朝时,还有一个老妇人,也差点儿因为荔枝而送了命,据宋人蔡襄的《荔枝谱》,唐末时,闽南有一株“宋公荔枝”,极高大,已有三百岁,果实虽小而味极美,当时是属于王家的。黄巢兵过境时,想把这株荔枝砍掉,王氏媪为了保住这株荔枝,就紧紧地抱着它,大哭着乞求黄巢的士兵让自己与这株荔枝一起死去,那些士兵大约是动了恻隐之心,既没有砍这株荔枝,也没有要王氏媪的命。这是很有些让人惊讶的,因为据史书所载,黄巢这些士兵,是不惮于掠人而食的。


2010年7月18日星期日

札记第十九

2010.6.30

关于汉长安:
  汉武帝度为上林苑,举籍阿城以南1 ,盩厔以东,宜春以西2 。见《汉书·东方朔传》。宣帝神爵三年,起乐游苑。后汉顺帝阳嘉元年,起西苑。桓帝延熹元年,置鸿德苑。二年,造显阳苑。灵帝选毕圭灵琨苑。

——吕思勉《秦汉史》P526。

2010.7.18

1、《三辅黄图》:荔枝自交趾移植百株于庭,无一生者,连年犹移不息。后数岁,偶一株稍茂,终无华实,帝亦珍惜之。一旦萎死,守吏坐诛者数十人。遂不复莳矣。其实则岁贡焉,邮传有疲毙于道,极为生民之患。

2、汉秩六百石之官职:

公车司马
  《百官表》:卫尉属官有公车司马令丞。《汉官仪》云:公车司马,掌殿司马门,夜徼宫中。天下之事,及阙下所征召,皆总领之,令秩六百石。

厩令
  《汉旧仪》:未央宫六厩。长乐、承华等厩,令皆六百石。

3、蚕室在上林苑

  《三辅黄图》:蚕室,行腐刑之所也。司马迁下蚕室。直按:《汉书·酷吏·咸宣传》云:“阑入上林中蚕室门。”又《文选·司马迁报少卿书》,李善引《汉旧仪》云:“蚕室置蚕官。”

notes



1 师古曰:本秦阿房宫,以其墙壁崇广,故俗呼为阿城。

2 汉宜春苑,在长安南。

2010年7月15日星期四

读完了《逝去的武林》

有一点小体会:
1、觉得练形意和写小说有些地方也是相通的,李仲轩老先生说练武的人,一旦迷进去了,就不太关心是非了,因为他的心思全在练武上,写小说有时也是如此,但老先生也后悔年轻时的莽撞,为了义气而牺牲了亲人,人生的轻重把握,一言难尽。
2、张晓雨练跆拳道,练泰拳,不大看得起武术,觉得武术都是花架子,不能打,而且不太科学,比如站马步,把人的膝盖都站坏了,李仲轩老先生却说形意有练法,也有打法,光学了练法不学打法,打架就不行,还说练形意不得法,有把人练坏的,所以练形意要有老师。
3、中国的武术里面有大道理,要好好发掘,不能丢了,丢了对不起列朝列代的祖宗。
4、这本书里面,大部分篇幅都是在说练武的事情,而且说的多是练武的体会,一般人还看不懂,再加上不少篇幅是口述,整理又不是很得体,所以有部分内容还重复了,如果我是编辑,不一定愿意出它,出了也不敢出多,但是据说这本书居然大卖了,可见市场之难以经验来测定。

2010年7月10日星期六